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林業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現狀及防控對策
2013-1-6 17:54:35 AESOP MEDIA 打印】【關閉

海南島是個獨立的地理單元,是我國重要熱帶地區,擁有適宜生物生長的充足的光溫、水熱等條件,為森林植被的發育和林業有害生物的繁育提供了良好的環境。全省有林面積2737.7萬畝,森林蓄積量達1.05億立方米,森林覆蓋率為55.6%。全省有害生物種類多、分布廣、危害大,入侵海南的外來生物已達160余種。近年來,由于海南率先提出建設生態省,提出到2015年森林覆蓋率達60%,同時推行六大林業重點建設工程,海南島的造林綠化面積將成倍的增加,加之綠化造林工程大規模從國內外引進苗木,也增加了外來有害生物傳入的機率。一些危險性有害生物從國(境)外相繼傳入,如椰心葉甲、雙鉤異翅長蠹、刺桐姬小蜂等,給生態省建設與林業生產造成巨大的威脅。

海南林業外來有害生物的種類及危害狀況
1.1 椰心葉甲 Brontispa Longissima Gestro  國內森林檢疫對象,2002年6月首次發現傳入海南島海口市危害棕櫚科多種植物的重大害蟲。目前全省18個市縣均發生了疫情,染蟲區面積665萬畝(有棕櫚科植物1094萬株),全省染蟲株數322萬株,受災株數191.3萬株,其中重度危害31.8萬株。疫情比較嚴重的市縣有海口、三亞、文昌和瓊海。由于防治力度不夠,農村地區災害相對嚴重,有些椰樹嚴重受害,葉片大量枯死。
1.2 銹色棕櫚象Rhynchophorus Ferrugineus Oliver 國內森林檢疫對象,原產東南亞,上世紀90年代在海南發現,該蟲是一種個體很大的非常危險的重大森林害蟲,是危害椰子的重要害蟲,主要寄主為椰子、棕櫚、檳榔等,寄主受害后枯萎,隨后逐漸衰弱死亡。在海南主要在文昌、海口、萬寧、三亞、東方、儋州等地大量椰子樹遭受危害。發生面積近15萬畝,死亡的椰子樹近2萬株[1]
1.3 雙鉤異翅長蠹  Heterobostrychus aequalis Waterhouse 國內森林檢疫對象,原產東南亞,1996年發現傳入海南。主要寄主有白格、鳳凰木、黃桐、橡膠樹屬、黃藤等去皮木材、竹材、藤料及其制品。雙鉤異翅長蠹為鉆蛀性害蟲,它以成蟲、幼蟲在原木、板材、家具、膠合板、藤料及其它寄主材料上蛀食危害。在木材銷售區和加工區造成較大危害,主要分布于海口、儋州、臨高、瓊中、白沙[2]
1.4 蔗扁蛾  Opogona Sacchari Bojer 國內森林檢疫對象,原產非洲,1987年隨進口的巴西木進入廣州,上世紀90年代傳播到了北京[3],海南也于1998年發現,蔗扁蛾是一種多食性害蟲,寄主植物多達25個科62種,在海南主要危害觀賞植物巴西木、發財樹。在海口、三亞、儋州花卉苗圃可見其為害。
1.5 水椰八角鐵甲  Octodonta Maulik  棕櫚科植物的重要害蟲,分布于馬來西亞。2001年,在海南東方市江南苗圃內的華盛頓棕櫚(Washingtonia filifera)上首次發現該蟲[4],2005年在萬寧再次發現危害金山葵600株。水椰八角鐵甲危害狀與椰心葉甲相似,由于及時實施化防,從而遏制了該蟲的蔓延和擴散。
1.6 刺桐姬小蜂 Quadrastichus erythrinae kim  屬植食性昆蟲,是2004年定名的新種害蟲,在我國大陸是新記錄。該蟲危害刺桐屬植物,受到危害的植株葉片、嫩枝等處出現畸形、腫大、壞死、蟲癭等癥狀,嚴重的出現大量落葉、植株死亡。主要分布于毛里求斯、美國夏威夷、中國臺灣,2004年在廣東深圳首次發現。2005年10月19日在海南三亞市發現傳入。在海南主要分布于海口、三亞、陵水、保亭、萬寧、五指山,危害刺桐樹11000多株。
1.7 擬松材線蟲病 Bursaphelenchus mucronatus  與松材線蟲(Burs aphelenchus xylophilus)在形態特征上極為相似,主要寄主為松屬樹種。受害松樹發病時,所表現出來的外部癥狀是針葉陸續疫為黃褐色乃至紅褐色、萎蔫,最后整株枯死。2002年在海南儋州市首次發現,發生面積0.096萬畝,死樹250株。
1.8 桉樹青枯病  Pseudomonas solanacearum E.F.Smith  桉樹的一種重要的病害,1985年海南屯昌、儋州一些苗圃發現該病害,近幾年來在儋州、昌江、東方等地再次發現該病的危害,發生面積0.036萬畝。
1.9 桉樹焦枯病 Cylindrocladium scoparium Morgan  為害桉樹,1999年發現傳入海南,2006年9月在儋州、臨高、澄邁、文昌1~3年生的桉樹上大面積發生,發生面積為0.3萬畝,危害較為嚴重。
1.10 飛機草 Eupatorium odoratum  L. 屬菊科植物,原產中美洲,1934年在云南發現[5],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作為綠肥引種到海南,目前海南各地均有分布,覆蓋面積0.7206萬畝。飛機草抑制鄰近植物的生長,與保護區坡鹿喜食的植物爭搶地盤,對海南生物多樣性構成了嚴重威脅。
林業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的途徑
2.1 通過種苗調運,使外來有害生物得以入侵 近年來,通過種苗調運入侵的外來有害生物有桉樹青枯病、桉樹焦枯病等。
2.2 通過物流活動,有害生物隨之侵入 隨著經濟的全球化,海南與各國各地區間進出口貿易增加,貨物流通日益頻繁,通過木質包裝材料、木制品、運輸工具等將林業有害生物傳入。如雙鉤異翅長蠹、擬松材線蟲等隨進口貨物木質包裝材料而入侵。
2.3 大量引進外來物種侵入外來有害生物 如椰心葉甲、水椰八角鐵甲、蔗扁蛾、刺桐姬小蜂等就是從東南亞、臺灣、廣東等地引進的棕櫚科植物及其他觀賞樹種中傳入。
2.4 作為綠肥引入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農場大種橡膠,需要大量的綠肥和土雜肥,飛機草作為一種綠肥引進繁殖,然而,因其生長能力遠遠超過了本地的草本物種,致使生態環境失衡。
林業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的原因分析
3.1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適宜的生態環境條件。
由于海南屬于島嶼生態系統,比較脆弱,本地物種抵制外來物種的能力較弱,而海南又是熱帶地區,擁有適于生物生長的充足的光溫、水熱等條件,一旦外來生物入侵,就容易得到定居,并快速傳播擴散。如2002年入侵的椰心葉甲,短短幾年之間已擴散全省,對海南的棕櫚科產業及生態省建設造成了嚴重的危害。
3.2 檢疫檢驗管理體制不理順。
我國實行國內植物檢疫與進出境檢疫分離的體制,國內植物檢疫由林業、農業部門分別管理,致使檢疫管理混亂,職能交叉,與國際慣例不符,不利于檢疫執法的開展。海南一部分的市、縣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所屬的森林病蟲害防治檢疫機構不健全,許多都是內設機構,森防檢疫人員少,一般只有2~3人,大多數人員經費靠自籌,并且素質較低,難以全面執行有害生物的防治任務,欠缺有效協調,檢疫和除害處理的效率不高。
3.3 對外貿易頻繁,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的途徑多。
自海南建省以來,海南對外經貿交往頻繁,人流、物流量增加,調入途徑多,給全面檢疫帶來了困難,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的途徑和機會大大增加。
3.4 檢疫手段落后,檢疫檢驗識別率低。
由于有害生物多、危害隱蔽,尤其是一些個體微小的昆蟲,肉眼看不見的病菌等,而目前的檢疫手段較為落后,檢疫人員主要靠眼查目測,缺乏基本的檢疫檢驗儀器和檢疫設施,使許多有害生物被漏檢、漏查,不能正確鑒別和及時控制。
3.5 對國外已造成危害的有害生物相關信息不靈,缺乏對境外疫情信息的收集和了解。
2002年椰心葉甲首次被發現時,第一時間內并不了解該蟲是世界性的危險性害蟲,錯失最佳的除害時機,該蟲得以迅速的傳播蔓延。
3.6 防治技術和防治手段遠跟不上人工林迅速發展和有害生物迅速發展、發生、蔓延的速度。
目前,化學藥劑仍然為主要防治手段,而植物保健、抗性樹種、生物防治等還相當滯后,轉基因抗性樹種等高科技手段還處在初始階段。
防控林業外來有害生物的對策
4.1 加強環境保護,提高環境質量,樹立森林健康理念。
海南森林中幼林多而成熟林少,人工林結構差,樹種單一,功能較弱,極不利于抵御和防范有害生物入侵,需加強森林健康理論的研究。提倡適地適樹,選用鄉土樹種,著力培育健康的森林,提高森林的生物多樣性和增強森林自身的抗性能力對抗生物入侵[6]
4.2 建立有害生物風險分析(Pest Risk Analysis 簡稱PRA)體系。
利用PRA分析,對危害嚴重和控制難度大的有害生物禁止引進;對有益的外來生物,先隔離試種,再進行推廣;對可能侵入和具有潛在危險的外來林業有害生物,應加強監督管理,跟蹤監測[7]
4.3 嚴格執行檢疫監管,加強內檢和外檢的合作。
堅持限量審批,控制新物種的引進數量,盡量減少引進海南省沒有的新物種。加強對引進林木種子、苗木的監測管理,嚴格執行檢疫隔離試種,依據國外危險性病蟲、雜草的疫情數據,嚴格執行產地檢疫和調運檢疫。同時加強與質檢、海關、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等部門的密切配合與協作,及時互通信息,資源共享,嚴守海南島檢疫大門。
4.4 建立預警系統,加強監測。
建立外來有害生物預警系統、外來生物數據庫和專家咨詢系統,加強海關和邊境口岸對外來有害生物的檢測。海南要建設一個監測網絡,負責各市縣的外來有害生物調查、監測工作,及時通報重要危害性有害生物的出現及危害狀況,并通過有關數據庫系統迅速了解其適生環境和可能入侵的地域,以及將來的危害和防控途徑等。做到早發現、早治理。
4.5 加大投資力度,抓好基礎研究和超前研究,重視生物防治的方法和手段的研究及推廣,改善施藥手段提高防治效果。
重點研究外來有害生物的生物學及生態學控制措施等方面的基礎研究,加強對椰心葉甲的天敵昆蟲利用技術研究,推進引誘劑的研究步伐,開展椰心葉甲的治理工程,選擇科學有效的方法、逐步控制、達到持續控災的效果。
4.6 健全森林植物檢疫機構,提高森保隊伍的素質
針對全省森林植物檢疫檢查技術手段落后和市縣森檢站檢疫設施缺乏、人員不足的情況,應進一步建設和完善全省的森林植物檢疫體系,并通過培訓提高基層檢疫人員的業務素質和技術水平,保證有一批高素質的森防檢疫人員防御有害生物入侵。
4.7 加強領導,廣泛宣傳。
明確防范有害生物入侵和控制有害生物蔓延危害是各級政府的責任,因此,只有加大宣傳力度,政府主導,充分調動和發揮公眾有害生物預防與管理的積極性,提高全社會的防范意識,使全社會加入到防止有害生物入侵的行動中,才能有效地防止外來有害生物的入侵和危害。
4.8 加強部門合作與國際交流
防止外來有害生物入侵涉及面廣,內容復雜,技術性強,僅靠本部門和本國的力量是無法實現的,需要全社會的大力支持、各部門的積極配合和國際間的交流。加強信息溝通,提高檢驗檢疫能力,交流防治技術,充分利用和借鑒外來有害生物傳入地或原產地的研究成果和治理經驗,全面提升防控能力。(作者:吳孟科)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海南省林業科學研究所
技術支持:海南伊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瓊ICP備05046859號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后三包胆出豹子中奖吗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全天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9月6日 pk10app平台下载 陕西快乐10分网址 年轻人下班做什么赚钱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 宝赢彩票app 斗鱼ag超会玩梦泪